浅笑安然,笑待流年
发布时间:2013-12-03   浏览次数:

     4月末梢,不如既往般的意盎然,惬意的风儿吹佛在大地万物之间,流水潺潺,语花香,沉寂了一个天的沧桑之后,亦都苏醒。虽然桃树、杏树枝丫都已萌动出稚嫩的芽叶,但是天气好像并没有因此而被感染,大风持续的刮至城市的每个角落,撕心裂肺的肆虐着路人 ,本该熙熙囔囔的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,本应赤膊短袖的衣服都已被长长的外套埋没了气息。显然,于春季的繁华新生格格不入,不由落寞寂然……

     漫城春色宫墙柳,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或许,这只是个开始,我并不知道,无暇猜忌。

     思绪无故被这样凄凉的天气牵扯着,神定,漠然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喜欢用文字记录下人、事、物,喜文字的人说,文字是一种心情,是一种品味,是一种享受。不免彷徨,我亦不是一骚人墨客,只是素喜文字,喜欢用它去倾诉自己的感觉,喜欢用它去挤塑些潜在的自己。那个别样的自己,远离了嘈杂的尘世,不浮躁,不空洞,不乏味,少了些许男儿赤热的深情,仅存的,只有文字里的万般柔情。

    向来喜欢淡淡的感觉,生活亦或情感孩子纯真般淡淡的笑,天真,灿烂,压扼了尘世的虚伪。花季少女长长的马尾,一袭过膝长裙,简简单单的小清新,不用刻意浓妆艳饰,淡淡的,繁华的生活因一个简单的装扮让人安遣。淡淡,是一种心态;淡淡,更是一种境界。古人云,得之坦然,失之淡然”,没有浮华的文字,简洁的一句话却杜撰了一种心态的境界,内心惊羡不已。物是人非,幻想跟现实从来都是魇与清醒,自己何尝不是被生活的喧嚣给淹没,晨起八点,暮夕六时。母亲说,那是男人的责任,你必须去接受。久而久之,淡淡的心境距自己渐行渐远。不过,此般心态,始终未曾放弃。弱冠之年的自己,或许并不适合现在去属于它,简单的理由,梦想。(诸多社会物质,暗黑,虚荣,腐败所牵绊,或许那是花甲之年该去领会享受的)

    但凡于心,自己不太喜欢跟人接触,自己撰写自己的流年,自己的思维在自己的心房萦绕,不必浮夸,不必炫耀。曾经转角邂逅的故人在自己的世界渐渐遗忘,曾经把酒言谈无所不欢的好友在自己安恬编织的寂静里渐次离去。有人说,些许人的离开是在让些许人走进自己的世界,蓦然离殇.假如月光宝盒存在的话,曾经的美好时光我会悉心去善待,曾经的回忆自己会用心去酝酿,然而,那抹曾经已经回不去了,何谈看开。岁月蹉跎,消散了自己太多的暴戾,自己已然习惯温和待事,于别人,于自己。

    岁月静好,然惜流年虚妄。当初的挥斥方遒如今已被生活磨练的无棱无角.幕下喧嚣的城市灯火繁华,那样的衬托下,静谧的生活方式总被打乱,无奈。生活总是残酷的,那些所向往的只是一些缱绻的梦魇,依依不复返.岁月只是生命里的一个剪影,黑白对照,照着属于自己该走的路,该过的生活。放不下的羁绊终究要放下,解不开的情结终究要释怀,记得朋友次日提及白落梅的一句话,是聚终要散场,是戏终要落幕人生难免落寞,但到最后,何否不曾怅然。

   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,不添忧伤,忧伤总是接踵而至。想着快乐,快乐要总如流水般逝去。既然已经流逝,何不放开心怀,徜徉在午后的阳光,喝一杯浓浓的卡布奇诺,伴奏着悠扬的卡农旋律,一本杂志亦或书籍,钻进书海里,感受那份洁净。生活终归要去看开,活在忧伤里的人,一生终究都是不欢愉的。

    4月的风儿,请在停留之际带走尘世的些许忧伤,借着春风,让琐碎的污垢羽化在尘世的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慢慢散去,直到苍老。流年静好,笑看流年.安之若素,一笑安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