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孩子的信
发布时间:2014-03-28 浏览次数:
 胡述平

 

        亲爱的孩子,在时光流逝之中,岁月已经在母亲的脸上刻出了一道道皱纹,头发也渐渐变白,眼有些花,耳有些背……是的,岁月就是生命,我刚刚告别了花甲之年,转眼间迈进古稀的门槛。十年,对太阳来说不算什么,对于地球来说只是不紧不慢地转了十圈;然而对母亲来说,它让母亲走进了不期而遇的风烛残年。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回忆,有时像一位不速之客,在你不经意时,会突然来敲你的心灵之门。二十年前我在《济宁日报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只有自己有作为,社会才能有位置》。那时,身处领导岗位的我,激情满怀、追求事业、拼搏奉献,要以自己的才华和业绩显示自身的社会价值,相信自己能成功,那是一种强者的心态 !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二十年后,我由政务在身的社会的人,变成了一个准家庭主妇。我常常沉浸在这种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锅、碗、瓢、盆,儿孙绕膝的交响乐中,但是,我也时而感到莫名的失落和无奈。再没有了当年的豪言壮语,更没有了当年燃烧的激情,我的思想、行为变得很低调。母亲老了,真的老了!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我虽然一年年变老,但对你们的爱和牵挂却与日俱增。你知道吗?在这个世界上有一颗无尘无染的心,那就是母亲的心。在你呱呱坠地之时,母亲就把一生的牵挂系在了你的身上,即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母亲也不愿将这份牵挂松开。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有了亲情便有了牵挂,人越老,牵挂的事情越多。下班了站在门前久久等候你的是我,饭菜做好了,等候你来吃的也是我。你出远门了,从来不关心天气预报的我,却时时关注着阴晴雨雪,出差回来晚了又怕路上出了意外……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为了老有所乐,为了重新找回年轻时的我,我走进了济宁市老年大学音乐一班,葫芦丝班和电子琴班,学习艺术,拥抱艺术。艺术,对许多人来说一辈子总是向往着、向往着,像海市蜃楼,隔着海,望啊,望啊,但没有船,没有机会。老年大学就是船,这只船让我步入艺术这个最高层次,让艺术潇潇洒洒地陪伴我余生。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现在能说会唱的我,会渐渐变得迟钝,甚至痴呆。当我的思维、说话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时,请不要嘲笑我,你知道吗?在你牙牙学语的时候,你常把“姥姥”错叫成“妈妈”,我不曾嘲笑过你。半夜里的一道电闪雷鸣,你吓得蜷缩在我的怀里叫一声妈妈。那时候妈妈是保护神,即使天塌下来,你感觉也是安全的。不是么?汶川地震,水泥板下有一个蜷缩着身子的母亲,她已经死了,但救援人员发现她怀里还有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,这个孩子还活着!因为这个母亲,把自己胳膊上的血管咬破送到了孩子嘴边。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当我步履蹒跚走路跌倒、说话无休止地唠叨、固执己见的时候,请不要不耐烦,你可知道,你开始学步的时候,你无数次跌倒,我无数次把你扶起、教你迈步、教你走路、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你说话、学唱歌,给你讲故事哼着童谣把你送入梦乡。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当我真的老了的时候,我,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:出门忘了带钥匙,穿鞋忘了系鞋带,新事记不住,旧事忘不了,与当年那个激情满怀、追求真理、献身事业、充满期盼的我已是判若两人了……
       亲爱的孩子,当你看到老去的我,请不要悲伤。老,是大自然的规律,老,是一种必然。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最公平,那就是死亡,因为谁都逃避不了。   
       现在,你们都成家了,当上了爸爸妈妈,母亲在你们的生命里程里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生命,是一个远离的过程,从我生下你那一天起,这个过程就开始了,生你养你我从来没有过任何图回报的想法。孩子,世界已经是你们的了,当初,是我扶着你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开始,现在是你扶着我一步步走向人生的终点。
 
(作者为园艺学院63级学生,曾任济宁市林业局局长)